欢迎您光临本站,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红星深度|“山寨兵马俑”网红景区荒废背后:开业两年半闭园 老板去世,家人称他心太大

村民在“帝王塑像”下放羊

500余尊历代帝王塑像脚下长满荒草,一排排“兵马俑”掩藏在荒山之中,羊群在其中肆意穿梭……这是位于四川德阳中江县冯店镇的“古名天下”景区。

该景区尚未完全建成便“夭折”。自2022年6月闭园以来,已荒废近两年。

时间回到2019年11月,“古名天下”景区正式对外开放,高峰时曾一天吸引两三万人次游客到来。号称“华夏探索之旅,畅游神话王国”,景区内修建了一座“华夏历史进程园”,园内塑像从“盘古开天”到“宣统退位”,几乎囊括历代帝王。此外,还制作有数百个仿制兵马俑,被网友称为“低配版山寨兵马俑”,一度吸引众多游客打卡。

该景区曾发文称,景区规划总用地约2.3万亩,三期总投资31亿元,要“打造成5A级景区”。然而,景区发展并非一帆风顺。

2019年12月30日,四川古名天下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莉渚,因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判缓刑。公司欠款等问题也不断曝出,公开信息显示拖欠工程款、融资款总计超1亿。因债务纠纷,周莉渚还曾被人打伤,此后身体每况愈下。景区的发展也逐渐搁浅。

2.png

掩藏在杂草中的“兵马俑”

近日,红星新闻记者获悉,63岁的周莉渚因伤病复发于4月15日去世。“他的心太大了。还没过上好日子就走了……”4月25日,其妻孟女士含泪说道。随着周莉渚的去世,他手创的“古名天下”景区也面临新的命运。

这个规模宏大的“网红景区”为何迅速陨落?从宏大蓝图到闭园荒废,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。

实地探访:

恢弘气势犹存,门票一度98元/张

如今荒草丛生,村民感叹“可惜了”

半年前,红星新闻记者曾前往“古名天下”景区实地探访。当时,景区恢弘的大门和旗杆尤为醒目,仿佛在诉说曾经的辉煌。在景区正门广场上,矗立着9头大象雕塑。“古往今来世上有此地,南北东西天下无他家”,一副对联颇为醒目。

3.png

景区正门

彼时,景区大门紧锁,门票、游览图被丢弃在地上,其上显示门票价格为98元/张。大门前杂草丛生,部分设备设施锈迹斑斑。沿着村民开辟的小路走进景区,里面静静矗立着一些破败的建筑,几无人烟,仅闻鸟鸣。

冯店镇黄坪村村民龚恒,当时正在景区内一处土地上劳作。见到记者一行,他一眼就认出景区曾经的管理人员邓勇。

“我们的土地款(租金)好久拿得到?”龚恒想打探点消息。他家有3亩多土地租给了景区,但和其他村民一样,已三年没拿到租金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邓勇回道。其实,邓勇也想找老板周莉渚,因为公司还欠他约10万元的工资费用。

听到这里,龚恒失望地继续干活。他说,这块地景区还没来得及开发,拿不到租金,他就进来种点庄稼。

4.png


景区内还未完工的建筑

“太可惜了!”龚恒连连感叹。

起初,很多村民还抱持希望,期待景区能“挺过来”。但随着景区里杂草疯长,一处处景点逐渐废弃,村民们也渐渐失去耐心,又陆续回来开荒种地。

景区“往事”:

曾签约投资数亿建农旅观光项目

开业初期一度人山人海

公开资料显示,“古名天下”旅游开发项目启动于2014年。

红星新闻记者从该景区曾经的管理人员处获得的一份《投资合作框架协议》(以下简称《协议》)显示,当年3月7日,四川古名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德阳中江县冯店镇政府签订协议。

《协议》约定:相关公司投资3.7亿元,在冯店镇新建腊梅观赏基地、农业旅游观光项目。冯店镇政府同意在黄坪村、禾加村村委权属和土地范围内为该公司提供项目租用地需求,面积以该公司与村签订的租用面积为准,但不得违反国家关于土地管理使用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。

《协议》显示,项目总投资3.7亿元,分二期建成,建设周期4年,2014年3月全面启动,2018年12月底前全面建成,建成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2亿元,实现税收2000万元。《协议》还约定,不得擅自改变该宗土地的使用性质,确需改变少量土地性质的,经报批后使用,建设生产应符合城建、环保和安全要求。

同年8月,四川古名天下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成立,开展“古名天下”旅游项目建设开发。

为何选择在此地投资?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周莉渚曾在谈话中对员工表示,他经常开车路过此地,穿过一条隧道后“豁然开朗”。“他认为此地是投资热土、他的福地。”一员工说。

2014年,“古名天下”景区动工。5年里,荒山上被开辟出19公里的景观道路,串起一个个景点。

“华夏探索之旅,畅游神话王国。”2019年11月23日,首届华夏文化旅游节在德阳市中江县“古名天下”旅游景区举行。这一天,该景区正式向游客开放。

5.png


开园初期气势恢弘的“兵马俑”

“开业当天人山人海,像过节一样,确实热闹。”回忆开园盛况,村民龚述军眼里泛起了光。他说,当天是村里最热闹的日子,不仅景区客流爆满,附近镇上餐馆也爆满。有景区员工介绍,开园后门票收入最多一天有4万余元,大家当时信心满满、干劲十足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后来,因非法占用农用地,周莉渚被判缓刑。盲目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,该景区欠薪及拖欠工程款、集资款等问题不断被曝出。2022年6月2日,“古名天下”景区闭园。

荒废背后:

景区总投资从3.7亿变为31亿

迅速扩张致资金链断裂

回顾“古名天下”景区项目的发展建设,可以看到它的一条“扩张之路”。

6.png


两年前景区里的“兵马俑”

2017年11月3日,该景区公众号曾发文称,“古名天下旅游景区总投资23亿元人民币,正有序建设中……”

原计划投资3.7亿的项目,一下变成总投资23亿的项目。周莉渚曾在接受采访时称,“景区是按照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打造”,并将打造成5A级景区和公司上市作为目标。

2019年10月2日,“古名天下”景区开园筹备工作推进会召开。景区又发文称,“景区规划总用地约2.3万亩,总投资达31亿元,分三期工程建设,以华夏历史文化为主题,以‘农业+文旅’文旅融合为核心、以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为目标,打造高品质、差异化文旅精品和农商文旅体融合发展示范区。”

这时,总投资又变成了31亿,项目也从两期变成三期。

7.png


相关公司远景目标 图据景区官微

“他(周莉渚)步子迈得太大,做事好大喜功!”邓勇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,曾有员工建议待景区一、二期建成并正常运转后,再开发三期,但被周莉渚否决了。

这也为后来的“结局”埋下伏笔。

2019年11月28日,德阳市中江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古名天下旅游公司、周莉渚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,向中江县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中江法院”)提起公诉。

中江法院审理查明,2014年至2018年期间,古名天下旅游公司除在租用的土地上种植腊梅、海棠花等农业种植项目外,在还未取得任何建设用地批文及手续的情况下,改变原租用土地的使用性质,动工修建建设项目。

中江法院认为,该公司未依法取得相关审批手续,非法占用农用地167亩,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,数量较大,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,其行为侵犯了国家的耕地、林地等农用地管理制度,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。周莉渚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,是项目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,其行为亦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。

8.png


周莉渚生前出席活动照片 图据景区官微

2019年12月30日,中江法院一审判决,古名天下旅游公司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,判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;周莉渚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,缓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。

2021年11月19日,冯店镇政府在“问政四川”向网友公开回复,四川古名天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,拖欠工程款约2800万元、拖欠融资款8000余万。

老板去世:

家人称“他的心太大了”

当地计划评估后引资重新打造

官司、债务缠身,周莉渚还遭遇人身伤害。2022年10月,他被两名讨债男子打成重伤,经历两次大手术保住性命,此后身体每况愈下。

“都是被打后留下的后遗症。”相伴他30多年的妻子孟女士称,打伤周莉渚的二男子获刑,但法院判决的30万元赔偿款没拿到,连周莉渚看病的钱都是她和女儿东拼西凑的。

今年年初,周莉渚伤病复发。因经济困难,孟女士只能买点中药给他调理。3月31日,周莉渚病重,孟女士打电话求助还在“古名天下”景区值守的堂哥周文光,周文光随后前往成都照顾周莉渚。

“他话都不会说了,就两眼睁着。”随堂弟打拼近20年,周文光有些难以接受。

4月14日下午,周莉渚病危,家人拨打120将其送医。“医生说他多器官衰竭,建议尽快安排后事。”孟女士介绍,周莉渚曾说想回老家,家人商量后将其送回四川达州老家。

9.png


周莉渚老家老屋

4月15日凌晨,周莉渚被抬进达州石梯镇老屋。“回家不到5分钟就落气了。”周文光说。

四天后,63岁的周莉渚在老家下葬,归于尘土。孟女士说,周莉渚共有三女一子,均未成家,最小的儿子还在上小学,三个女儿在外打工,“过得并不好”。说起丈夫的一生,孟女士认为,“还是步子迈得太大了,他的心太大了!”

近日,红星新闻记者从中江县冯店镇相关村镇干部处获悉,当地计划对“古名天下”景区的资产债务进行评估,引入资本重新打造。

红星新闻记者 王明平

编辑张寻 责编 李彬彬


来源:本文由软谷新经济论坛,创业者,新经济,产业升级,互联网,成都创业,青岛创业,软谷在线研发原创撰写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